枕头上的蘑菇

一个叶吹🍃

何人闲游抱琴来,不需听取弦外音。

叶神生贺•【原文节选】Ⅱ

【叶神生贺】Ⅱ

今天可是5.20啊,来个特别篇,看了大半天也没总结完,就只有四个人的了_(:з」∠)_哪天有时间再来一次,这就是我原本想总结的一部分辣啊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韩叶

  这人,只是想放弃这场比赛,所以懒得认真罢了。
    这人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。他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输,只能说明输对他更有利。”韩文清说。
    你不会以为那个家伙是真的投身到网游业了吧?”韩文清说。“啊……”“或许再过一年,我们就又会在正式的赛场上见到他了。”韩文清说着,忽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,跟着,握紧了拳头。

   斗神,一叶之秋。
   拳皇,大漠孤烟。
   这可是从荣耀联盟创立起,就一直缠斗不休的两个神级角色。

“不过如果是叶秋的话,至少那记伏龙翔天绝对不会打空。”

“龙抬头???是谁在比赛台上??”霸图战队队长韩文清的声音,二百余名职业选手全都听到了,甚至连距离职业选手区不太远的一些观众都有听到。

  最终出些亮点的地方,反倒是采访到韩文清时,这位以霸气著称的队长瞪着镜头,很是干脆地丢下了一句:“我等你回来。”

   叶修:“我回来了。”


王叶

“王杰希身上的担子……太重了。”就在这时,叶修忽然冷不丁地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
  王杰希,本场对决中第一个被杀出比赛的人,平静地看着眼前的这一队选手。
  叶修……这要真从自己进入联盟开始算起,双方也在一起竞争了有完整的七个赛季。只以结果论的话,自第四赛季以后就再没出现在总决赛战场上的叶修,似乎比起三进总决赛两夺总冠军的王杰希要稍逊一筹
  常规赛,14次交手,互有胜负。
  第七赛季季后赛,两队首轮相遇,微草将叶修率领的嘉世送出了季后赛。就是那一战之后,人们疯狂呐喊着,认为叶秋的时代已经彻底结束了。但是不知为何,王杰希总觉得自己并没有真的战胜这个对手。这不只是因为双方所取得的成就和奖杯,更有临场的感觉。那时嘉世在季后赛中所表现出的战斗力,涣散的可连王杰希这个对手都有些看不下去。
  那一战,成了两人最后一次交手。第八赛季常规赛,没等到微草和嘉世的相遇,叶秋宣布引退。
  初听这个消息,王杰希完全不能理解。
  虽然外界有这样的那样的说法,但是作为场上对手,他只知道一件事,叶修的竞技状态,那时候还远没到需要退役,嘉世是队伍出了问题……
   不过这一切,随着叶秋的退役都不重要了,他的职责,是引领微草走向不断的胜利。
   而现在,这家伙回来了,叶秋变成了叶修,不知道是在搞什么鬼,反正这些都不重要。他用一年半的时候,凑出了眼前这么一队人。而后在比赛中再次击败了自己。
   上次败给这家伙是什么时候?
   王杰希也记不太清了,他能清晰回忆起细节的,还得回到自己拿下最佳新秀的第三赛季。所谓的新人王,在叶秋大神面前那真叫不堪一击啊!被外界称为天马行空般的魔术打法,在叶秋面前可是一点魔术该有的惊艳都没有。一叶之秋挥舞着那杆鼎鼎有名的银武却邪,操着玩家攻略中都比比皆是的战斗法师打法,将他的魔道学者敲得头破血泪。被他扛起的嘉世,在那个时代真的是太无敌了。
   这一次,你准备再次扛起这样一支队伍吗?
  “恭喜。”王杰希向来到他面前的叶修伸出了右手。
  “谢谢。”叶修伸出右手,握住。
  “下次我们会赢。”王杰希说。
  “哦?你们吗?”叶修笑着。
   看了看列在他面前的微草一行人。输了比赛,情绪当然不高,高英杰尤其痛苦和不甘,头深深地埋着,可以清晰地看到有泪珠一颗一颗地落下。
  “如果他们当你是榜样,而不是靠山的话。”叶修说了一句,人已走开,和王杰希身旁的许斌握在了一起。
   榜样?
   靠山?
   王杰希愣住,以至于方锐走到他面前伸了手出来他都毫无反应。直至许斌提醒才连忙和方锐握了一下。
  是说自己一直以来都太过用力了吗?可是你在嘉世的时候,不也是奋尽全力地将队伍扛在肩上吗?王杰希望着叶修已经移开的身影。


双叶

   叶修却露了个无奈的表情:“我不回家啊,就和每年都一样的,问什么为什么?”
  “不一样啊,今年你不是退役了吗?那还在外面漂着干什么?”叶秋说。
  “退役不代表什么,你外行人不懂。”叶修说。
  “退役……就算复出也要一年吧?”叶秋说。
  “哟,这个也知道?”
  “这一年你总归是没事做的吧?不如回家里休息休息。”叶秋说。
  “在哪里都一样可以休息。”叶修说。
  “其实老爸的身体最近一直不好……”
  “老梗了我说……”
  “好吧其实是老妈……”
  “你再编”
  “小点死了”
  “差不多了,已经活得够久了”叶修冷漠。
   陈果都有些听不下去了,不过觉得还是要弄清楚:“小点是谁?”
  “一条狗。”叶修说。
 

  “叶秋去帮忙。”叶修说。
  “你为什么不去?”
  “我在工作。”
  “只是玩游戏而已啊……”叶秋嘴上嘟囔着,却还是过去帮手了。他实在不是一个可以坦然地坐在一边当甩手掌柜的人。

   “我回来了。”拎着两大袋汤汤水水的饭盒,叶修终于是回来了。
   “好香。”叶秋已经开始期待。
   “唔,我们好像中午就没有吃饭?”陈果终于是想起了什么。
   “饿了就多吃点。”叶修放下东西,自己先来一根烟。
   “看看有什么。”叶秋取出一个一个的饭盒。
   “哦,不错不错。”
   “啊,很好很好。”
   “咦,不坏不坏。”
   “很强大嘛,都是我喜欢吃的。”叶秋看过菜后连连点头。
  “看不出嘛,竟然还是个好哥哥。”陈果说。
  “本来就是,就是年轻人不懂事,才会让你产生一些误会。”叶修说。

   “哎哟,那现在很晚了吧?”叶秋说着,一看时间,呆住。再倒退个两小时一看,顿时知道自己醉得有多么迅雷不及掩耳,这绝对是一个会令同桌人都汗颜的时间。
   “咳……”叶秋尴尬地说不出话来。
   “现在怎么样了?”陈果问。
   “没事没事,我很好”叶秋麻利地起身,想重新证明一下自己,结果刚起来身子就斜了。
   “啊呀好晕。”叶秋叫着,一旁陈果连忙扶了一把。
   “晕就上去躺着吧”陈果说。
   “不用不用,不用扶,谁都不用扶。”叶秋坚持自己没事的立场,摇晃走了两步后,手拍到了墙上,“我扶墙就行……”话到底还是留了半截。
一旁的陈果也是哭笑不得,大喊叶修。
   “真是个废材。”又在游戏的叶修无奈过来。
   “楼梯在哪还知道吗?”叶修问。
   “知道知道。”叶秋说。
   “在哪?”
   “嗯,墙的另一边……”叶秋说。
   “滚吧你”叶修伸手把这家伙托住,陈果也是过来一边帮衬着,叶秋这次再没有死撑,被两人连拉带拖带拽地总算是弄上了二楼房间。
   “让他睡我那吧?”陈果对叶修说。
   “不用不用,我就睡这里”叶秋却还醒着,很是固执地伸手一指,但是歪了,指到了客厅的茶几上面。
   “扔我那吧……”叶修推开自己房门,勿容置疑地真把叶秋直接扔了进去,脱鞋、盖被,免不了又是伺候了一番。
   “有个兄弟,还是蛮不错的吧?”看着细心帮叶秋收拾的叶修,陈果乐呵呵地说着。
   “马马虎虎。”叶修说。

    那货走了没有?”叶修又问着。
陈果朝旁站了站,让叶修看到被她挡住的“那货”。
  “就走了。”叶秋这边却是已经关了电脑,而后站起了身。

  “走了。”叶秋准备早走显然不是临时起意,外套大衣什么的早都已经拿到楼下来了。穿戴整齐后,朝两位姑娘礼貌地道了声别,拦住了两人要送一送的意图,独自转身离开了。等到了门口,才回身朝叶修挥了挥手:“我走了,混账哥哥”

   看着那张和自己完全一样的脸,却露着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认真和专注的神情,叶秋本来张嘴还要想说点什么,结果最后只是嘴唇动了动,终于还是没有出声,朝两个望向他的姑娘又是挥了挥手后,走出了网吧。
   “他走了。”陈果对叶修说。
   “知道啊,我听到了。”叶修说。
   “那你一点反应也没有。”
   “有啊,我的心都碎了。”叶修说。

苏沐橙

   “咦,你不是叶修,你是叶秋?”苏沐橙说着。
   “你是谁?”叶秋问道。
    陈果惊讶。叶秋竟然是不认识苏沐橙的,但是苏沐橙却是可以一眼就认出叶秋不是叶修。她和叶修之间,真的是相当熟悉。

    “好了我们先下去吧下边又没有人了。”叶修提醒。
   “我有点困,在你那睡一会吧”走出陈果卧室后,苏沐橙说着。
   “困?”叶修奇怪。
   “新年快乐”苏沐橙突然大叫一声,双手猛然从身后一起伸了出来。叶修立刻是条件反射的一躲。
陈果也是诧异,还当苏沐橙其实还有准备,结果再一看,苏沐橙手里拿到的还是那个已经坏掉的,而这一次,却是没有纸礼花再被喷出来。
   “哈哈,已经坏掉了。”苏沐橙把礼花筒给叶修看。
   虽然坏掉,但惊吓的目的也算达到,虽然没有喷到纸花那么过瘾,但总算也是有一半满意了。
   “哦?”叶修拿过看了看,
   “又是你自己做的啊?”
   “是呀”
   “弄了一晚上,所以没睡?”
   “没怎么睡。”苏沐橙说。
   “那去睡一会吧”叶修把苏沐橙推去了他的小储藏室。
   “要不睡我那边吧?”陈果是脱口而出。而后一怔,因为这话她从昨天到今天已经是第三次说了,头两次都被谢绝了,而这一次,她也有了不祥的预感。
   “不用啦随便睡一会就好。”苏沐橙果然是笑着谢绝了,进那屋就直接扑倒在了叶修的床上。
   “活动开始了再叫我。”苏沐橙说。
   “多睡一会吧,把你的帐号卡给我。”叶修说。
   “睡够了就自己下来。”叶修最后说了句。
   “明白。”苏沐橙点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 今天就弄到这儿了,我觉得双叶的部分特别好玩,每一个细节都可以看出他们之间的感情〔并不简单〕。特别是叶秋喝醉酒之后,说“谁也不用扶”,明明就是想让我叶来扶你嘛,还有沐橙的这一段也是挺戳我的,比如我叶说:“又是自己做的?”就了解到以前他们一起过年的时候也是这样度过的,还有我叶条件反射的躲了一下都可以看出。大眼爸爸呢,就是一直一个人扛着整个队伍的重担,所以特别心疼他啊。老韩不用说,十年宿敌嘛~嘿嘿就随便说一些吧。

评论

热度(1)